本文介绍了无人机在现代战争中的兴起、一些典型无人机型号特点功能、乌克兰战争中的无人机、无人机伦理考量、反无人机等。

在无人机技术快速发展的推动下,现代战争领域正在经历重大变革。这种转变的核心是自主无人机的出现,它代表了军事能力的新前沿。这一发展不仅是一种渐进式的进步,而且是一种范式转变,对作战环境和民用环境都有深远的影响。

1 自主无人机:下一个前沿

美国空军将自主无人机作为僚机整合到战斗机作战中的倡议,证明了无人机技术的进步。美国空军计划在2024年加强自主飞行实验,目标是将这些无人机与F-35和未来的战斗机一起部署。这些协作战斗机(CCA)预计将执行从打击目标到电子战的无数任务,突出了无人机在现代战争中的多方面效用。部署大型无人机机队的雄心勃勃的目标突显了向大规模整合自主能力的战略转变。

1.1 大众市场军用无人机的兴起

Bayraktar TB2 等大众市场无人机对战争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这些无人机使空战扩散化,使更广泛的参与者能够获得先进的能力。TB2的远程攻击能力及其作战效率展示了无人机的战略价值。这种转变挑战了传统的军事范式,强调了技术在公平竞争中的作用。无人机战争的演变突显了从传统主导地位向更分散、更易于获得的军事力量形式的过渡。

1.2 自主蜂群无人机:游戏规则改变者

自主蜂群无人机的发展标志着军事战略的重大飞跃。这些无人机能够在有凝聚力的单元中运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适应性、效率和战略纵深的组合。它们主导战斗场景并起到威慑作用的潜力反映了利用集体人工智能能力的战略优势。蜂群无人机部署的心理和战术层面可以重新定义交战的性质,使其成为未来军事行动的关键要素。

1.3 伦理和战略考量

自主无人机和人工智能在战争中的出现引发了复杂的伦理和战略问题。将决策权委托给机器,特别是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需要仔细研究其伦理影响。此外,这些技术有可能改变战略格局,因此需要对它们对全球安全动态的影响有细致入微的了解。将自主无人机整合到军事战略中既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需要深思熟虑的治理和监督。

无人机战争的发展轨迹很明确:自主无人机将在未来的军事行动中发挥关键作用。这种转变的影响是深远的,涉及战略、伦理和作战层面。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军事和地缘政治格局无疑将随之重塑。挑战在于驾驭这一新领域,确保负责任和有效地利用无人机技术的进步,以在日益复杂的世界中增强安全性和稳定性。

2 现代战争中自主无人机的兴起和自动目标识别

随着自主无人机和先进的自动目标识别 (ATR) 系统的集成,现代战争的格局正在迅速发展,这标志着战场内外军事行动方式的重大转变。这些技术进步不仅增强了作战能力,还提出了重要的道德和战略考虑。

2.1 军事行动中的自主无人机

美国空军计划开发一支可以与F-35等有人驾驶战斗机一起自主飞行的无人机僚机机队,这证明了自主无人机有望在未来的战斗场景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些协作战斗机 (CCA) 专为各种任务而设计,包括监视、打击敌方目标、电子战和充当诱饵。美国空军计划在不久的将来部署这些无人机,目前正在积极研究和测试自主飞行能力和战术,以确保无缝融入中队作战。这一工作是利用自主系统提高军事行动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更广泛运动的一部分。

2.2 自动目标识别的进步

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发展的推动下,自动目标识别(ATR)技术处于改变军事行动的最前沿。BAE系统公司已获得美空军研究实验室的一项重要合同,为ATR开发机器学习软件,作为战术自主性多传感器开发(META)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提供先进的态势感知,并实现对竞争环境中移动目标意图的高置信度检测、跟踪、识别和理解。通过集成环境自适应处理,该技术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误报,并增强复杂操作场景中目标识别的可靠性。

2.3 自动目标识别的变革性影响

ATR 技术将彻底改变国防分析,能够识别 AI 应用程序生成的大量数据中的模式、趋势和异常情况。这种能力将改善作战战略、战术和军事准备,在更有效地识别和应对威胁方面具有显着优势。然而,采用 ATR 也带来了挑战,包括确保这些系统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以防止误报或误报以及解决网络安全漏洞。

2.4 伦理和战略考量

自主无人机和ATR技术的兴起将重要的伦理和战略问题带到了最前沿,特别是关于人类判断在战斗决策中的作用以及将人类行为者与战场保持距离的影响。在利用技术进步提高作战效率与在军事行动中保持问责制和道德标准之间,需要谨慎平衡。

随着自主无人机和ATR技术的不断发展,它们有望显著改变战争的性质,提供增强的能力,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这些技术的成功整合将取决于解决道德问题,确保系统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以及制定战略框架,以利用其优势同时降低风险。现代战争的未来将越来越依赖于适应这些尖端技术并将其整合到军事战略和行动中的能力。

3 重新定义战争:配备人工智能的战争无人机在现代军事技术中的兴起

军用无人机领域正在迅速发展,人工智能 (AI) 的集成将这些机器推向了现代战争的最前沿。在配备人工智能的最先进和具有潜在危险的战争无人机中,有一些因其能力、作战范围、自主性以及人工智能协作的潜力而脱颖而出,这些潜力可以进一步扩大其在战场上的威胁程度。

3.1 配备人工智能的先进战争无人机

(1)Bayraktar TB2无人机

这架土耳其制造的无人机在各种冲突中表现出了显着的效果,展示了自主操作和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它在战场上的成功凸显了中空长航时 (MALE) 无人机的战略效用。

1)基本飞行性能标准:

  • 18,000 英尺工作高度
  • 27 小时最长飞行时间
  • 全自动飞行控制和 3 冗余自动驾驶系统(三重冗余)
  • 全自动着陆和起飞功能,不依赖地面系统
  • 通过内部传感器融合进行导航,无需依赖 GPS
  • 最大海拔25000英尺

2)高级功能:

  • 全自动导航和路线跟踪功能
  • 内置传感器融合的精确自动起飞和着陆
  • 全自动滑行和停泊功能
  • 支持半自主飞行模式
  • 容错和 3 冗余传感器融合应用
  • 交叉冗余YKI系统
  • 独特的冗余伺服执行器单元
  • 独特的冗余锂基电池单元

3)技术规格:

  • 通信范围 : <300 km
  • 巡航速度-最高速度:70 节 – 120 节
  • 有效载荷能力 : 150 kg
  • 效载荷 – ISR:可切换 EO/IR/LD 或多用途 AESA 雷达
  • 有效载荷 - 弹药:4 激光制导智能弹药
  • 燃料容量/类型 : 300升/汽油
  • 起飞和着陆:跟踪(自动)
  • 最大起飞重量:700公斤
  • 续航时间:27小时
  • 翼展:12米
  • 高度:2.2米
  • 长度:6.5米
  • 推力类型 : 105 hp 内燃喷射发动机
  • 作业海拔-最大海拔: 18000 - 25000英尺

本土弹药“Roketsan MAM-L和MAM-C”的整合以及成功执行情报、持续空中监视和侦察(ISR)任务的能力,使该系统成为作战中不可或缺的平台。武装无人机 Bayraktar TB2 是一个多用途平台,因为它可以使用机载激光指示器执行目标捕获。它还能够使用由四枚智能弹药组成的有效载荷消灭目标。Bayraktar TB2 是一个系统,可提供执行外科手术精确打击所需的所有尖端解决方案,防止对近距离区域造成广泛损坏。这些功能确保平民安全是首要任务。

4)实时图像传输和备份系统:

Baykar 实时图像传输系统 (BGAM) 为国防工业提供实时图像传输和处理解决方案。BGAM 允许多个用户同时监控高分辨率、无延迟的直播。BGAM 是一个基于 Web 的应用程序,允许用户通过互联网使用移动应用程序在网络或平板电脑上安全地观看直播。

系统会自动将所有传输的图像存储到 30 分钟的文件中。在监控实时影像时,用户可以在系统上做多标签笔记。保存的标签和标签将有助于日后通过存档视频进行搜索。同样,根据这些注释,可以创建任务日志,然后导出。存档文件可以按日期和元数据进行筛选。

出于安全原因,系统会自动重新生成临时密码,以保护对实时传输和存档影像的访问。用户名或设备信息水印显示在所有实时和存档的视频文件上。

或者,嵌入式软件可以集成到图像传输系统中,允许实时传输到运行 Windows 的移动设备。从高度安全的网络到移动设备的数据传输通过采用端到端加密方法(也称为数据二极管模型)进行保护。

5)地面控制站: TB2 使用三频进行 LOS 控制和视频传输。

Baykar移动地面控制站(移动GCS)确保从远离中央指挥中心的前方基地远程控制Bayraktar TB2平台。移动GCS强大的通信天线通过允许Bayraktar TB2无人机起飞和降落来扩大任务范围。

与NATO ACE III避难所标准一致,移动GCS包括一个液压驱动的高空作业平台,可提升至12米,自动定向天线系统和强大的卡车,通过液压支腿为所有这些部件提供机动性。移动GCS是Baykar自己的设计。它配备了尖端的传感器和控制阀,可以在短时间内安全地进行设置。

(2)苏霍伊 S-70 Okhotnik-B无人机

俄罗斯进入隐形战斗无人机,旨在与Su-57等有人驾驶战斗机一起工作,代表了无人系统与传统空中力量相结合的飞跃。它的能力预示着未来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协同行动以实现战略目标。

1)苏霍伊 S-70 技术数据表

  • 发动机
    • 两台土星 AL-41F1 涡扇发动机
    • 推力:每个高达 32,000 磅
    • 高可靠性和高效率
    • 预期寿命长
  • 航电
    • 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套件
    • 强大的雷达和电子战系统
    • 先进的通信系统
    • 雷达探测范围:最远 400 公里
    • 用于破坏和干扰的电子战系统
  • 武器系统
    • 空对空导弹:R-73、R-77
    • 导弹射程:可达 300 公里
    • 用于近距离战斗的 30 毫米加农炮
  • 隐身功能
    • 最小化的雷达信号特征
    • 精心设计的飞机形状,以减少 RCS
    • 雷达吸收涂层和材料
    • 减少发动机的热特征
  • 机动性
    • 先进的飞行控制
    • 矢量推力引擎
    • 高敏捷性和机动性

苏霍伊S-70是一种高度先进的第五代战斗机,以其强大的技术特征而闻名,使其成为空战中的强大竞争者。这些技术特点重点介绍如下:

发动机:S-70配备了两台强大的土星AL-41F1涡扇发动机,每台发动机能够产生高达32,000磅的推力。这些发动机以其可靠性和效率而闻名,具有较长的预期寿命,可确保在各种操作场景中保持性能。

航空电子设备:该飞机拥有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套件,包括最先进的雷达和电子战系统。它的雷达系统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探测范围,可达400公里,使其能够在相当远的距离内识别和跟踪目标。电子战系统旨在有效地破坏和干扰敌人的通信。

武器系统:S-70可以装备空对空导弹,如高度机动的R-73和R-77,可以与300公里外的目标交战。在近距离战斗情况下,该飞机配备了一门强大的 30 毫米加农炮,以实现精确交战。

隐身功能:S-70采用了隐身技术,以尽量减少其雷达信号,使敌方雷达系统难以探测到。空气动力学设计减小了其雷达横截面,而雷达吸收涂层和材料进一步降低了其雷达特征。此外,该飞机的发动机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其热特征,使其不易受到热寻导弹的攻击。武器和航空电子系统的电磁辐射也减少了,有助于其隐身能力。

机动性:S-70先进的飞行控制和推力矢量发动机使其能够高效地执行急转弯和复杂机动。这种出色的机动性在敏捷性和速度至关重要的格斗场景中尤为有利。

2)作战能力

苏霍伊S-70主要设计用于空对空作战,使其成为一种能力强大的战斗机。其先进的武器系统,包括 R-73、R-77 导弹和强大的 30 毫米加农炮,使其在打击和消除敌方威胁方面具有优势。雷达系统的远探测距离和电子战能力使S-70能够在远距离内与敌机交战和探测。其卓越的机动性进一步增强了其在空战中的有效性,确保它能够以敏捷和速度战胜对手。

  1. 前景

尽管苏霍伊 S-70 于 2020 年推出,但已经显示出巨大的潜力,并引起了全球潜在买家的极大兴趣。预计它仍将是俄罗斯军事战略的核心要素,随着其受欢迎程度的提高,计划在更多国家增加生产和部署。随着时间的推移,该飞机的能力可能会提高,其隐身能力、航空电子设备、传感器、雷达和电子战系统有可能升级,以跟上不断发展的技术和潜在对手的步伐。

(3)XQ-58A 女武神

Valkyrie 是美国空军开发的一款支持人工智能的无人机,代表了向能够执行各种角色的自主无人机的转变,从侦察到充当支持有人驾驶喷气式飞机的诱饵。它的蜂群作战潜力可以重新定义空战战略。

奎托斯战术无人机系统(KUAS):

随着战术飞机采购成本的增加和近对等对手的出现,奎托斯无人机系统(KUAS)一直是开发可重复使用和可消耗的无人机系统(UAS)的先驱,该系统用于有争议的环境中的有人-无人编队(MUM-T)行动。利用其在高性能次级空中目标方面的专业知识,KUAS设计、开发并演示了XQ-58A Valkyrie,这是第一款专用的可消耗性无人机系统。

XQ-58A Valkyrie 代表了战术无人机系统技术的突破性方法。这种隐形无人作战飞行器最初由奎托斯开发和制造,并作为低成本消耗打击演示器计划的一部分向美国空军展示。它属于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的低成本可消耗飞机技术(LCAAT)项目组合,旨在为无人护航或僚机在战斗场景中与载人战斗机一起作战提供一种经济实惠、成本/重量显著降低的解决方案。

奎托斯的 XQ-58A Valkyrie 自 2019 年开始运营,目前正在俄克拉荷马城生产,拥有高性能能力、生存能力以及以高亚音速进行远程飞行的能力。它可以作为忠诚的僚机,单独操作,也可以作为蜂群的一部分发挥作用。它的经济性、远程能力、高亚音速、机动性和灵活的任务套件配置,加上从其内部炸弹舱和机翼站携带致命武器的选项,为各种国防部客户提供了广泛的灵活性。

此外,XQ-58A在验证载人平台自主电子支持的有效性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展示了人工智能平台在增强战斗空中巡逻方面的潜力。它能够独立于跑道或机场进行远程预部署和操作,对近乎对等的对手起到重要的威慑作用,并为美国作战人员提供最大的作战灵活性和实用性。

此外,Valkyrie 采用的生产方法是从奎托斯负担得起的喷气式无人机目标飞机演变而来的,确保它完全符合众议院通过的 2024 年国防授权法案 (NDAA) 定义的可消耗成本等级。这种分类进一步将其区分为实现国防部大规模任务目标的推动者。XQ-58A Valkyrie 代表了现代战争的尖端解决方案,体现了战术无人机系统的创新、经济性和卓越性能。

(4)“小精灵”(Gremlin)无人机

这些无人机由美国国防公司奎托斯(Kratos)提出,可以从“母舰”发射,完成任务,然后在空中返回加油和重新武装。这一概念为无人机操作引入了新的灵活性和持久性,无需地面支持即可实现连续交战。

美国和英国正在追求“忠诚僚机”无人机的概念,即自主运行或在飞行员的控制下运行,目标是制造1000架这样的飞机。这些无人机旨在补充载人战斗机,提供增强的灵活性和火力。该倡议突出了人机协作的战略方法,强调人工智能在支持传统军事任务方面的整合。

X-61A “小精灵”项目代表了在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主持下无人机技术和战略的重大飞跃。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于 2019 年 11 月首次升空,处于不断发展的军事战术和技术进步的最前沿。X-61A “小精灵”无人机(UAV)由Kratos Defense & Security Solutions和Leidos的全资子公司Dynetics, Inc.合作开发,证明了推动现代防御战略的创新精神。

“小精灵”计划以其部署和恢复无人机系统(UAS)的革命性方法而著称。传统上,无人机是从地面发射和回收的,限制了它们的作战范围和灵活性。然而,“小精灵”计划试图通过实现无人机组的空中发射和回收来克服这些限制。这种方法不仅扩展了无人机的作战能力,而且通过实现快速部署和检索来增强其战略价值,大大缩短了任务之间的周转时间。

“小精灵”计划的主要目标是证明从现有军用飞机(包括C-130等大型运输机以及可能从战斗机和其他小型固定翼平台)发射和回收无人机群的可行性和效率。这种能力有望彻底改变空战的进行方式,为从侦察和监视到电子战和网络作战等各种任务使用无人系统提供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和效率。

创新性回收过程是“小精灵”计划的标志。在完成指定任务后,C-130运输机在半空中回收“小精灵”无人机,使用一种技术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无人机暴露在敌对环境中,并减少无人机操作的后勤足迹。回收后,小精灵被运回基地,在那里他们迅速翻新并为下一次任务做好准备。这种快速周转能力凸显了该计划对可重复使用性和运营效率的重视,为无人机任务的可持续性设定了新标准。

X-61A “小精灵”的开发和成功飞行是DARPA,Kratos和Dynetics之间广泛研究和合作的结晶。这种伙伴关系利用了每个组织的优势,将DARPA的国防技术前瞻性方法与Kratos在无人机开发方面的专业知识以及Dynetics在系统集成和工程方面的能力相结合。其结果是,该计划不仅展示了技术可行性,而且有可能重塑空战中的战术和战略范式。

随着“小精灵”计划的进展,它继续因其为美军提供重大战术优势的潜力而受到关注。从机载平台部署和恢复无人机群的能力提供了传统无人机操作无法比拟的灵活性和响应能力。这种能力,加上通过快速周转和任务可重用性获得的作战效率,使“小精灵”计划成为未来军事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

此外,五角大楼对人工智能驱动的蜂群无人机和舰船的探索表明,自主系统在没有直接通信的情况下执行任务的潜力,从而减轻了与电子战和干扰相关的风险。这一发展标志着人工智能在增强军用无人机的作战能力方面越来越重要,使其更具弹性和适应复杂的作战场景。

这些进步表明,未来战争将越来越依赖自主无人机,能够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进行复杂的决策和行动。持续的冲突和军事战略反映了利用人工智能获得战略优势的趋势,强调了技术在塑造未来战争方面的关键作用。

3.2 新兴人工智能赋能无人机协作

通过人工智能进行无人机协作的概念是军事战略中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这种合作不仅仅是无人机之间的通信,而是形成一个有凝聚力和适应性的网络,能够以最少的人为干预执行复杂的任务。

  • 蜂群战术:人工智能协作可以使无人机成群作战,这些无人机可以自主决定飞行路径、目标选择和攻击策略。这种程度的协作可以使蜂群在压倒敌人的防御中非常有效,从而提供显着的战术优势。
  • 适应性学习:未来的无人机可能会分享经验并从每次遭遇中学习,实时调整他们的策略。例如,如果一个蜂群中的一架无人机发现了一种更有效的攻击方法,它可以立即与整个蜂群共享这些信息,从而提高后续交战的有效性。
  • 分布式指挥:与传统的军事等级制度不同,无人机群可以在分散的指挥结构下运作,在这种结构中,决策是根据集体智慧即时做出的。这可能使它们变得不可预测且难以应对。
  • 一体化作战:人工智能无人机可以与载人部队无缝集成,无需直接控制即可提供支持、监视和作战能力。这可以扩大军事力量的作战范围,从而能够更精确和战略性地部署资源。

3.3 最危险的战争无人机愿景

未来最危险的战争无人机可能是结合了隐身、人工智能协作和自主能力的无人机。想象一下,一架无人机——或者更好的是,一群无人机——能够进行侦察、识别目标,并在最少甚至没有人工投入的情况下进行交战。这种无人机将配备先进的隐身技术,使其难以被发现和拦截。

这些无人机可以在对抗性环境中运行,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导航、安全通信和做出战略决策。人工智能处理信息和适应动态战斗情况的潜力远远超过人类的能力,使这些无人机能够以人类控制系统无法达到的速度执行复杂的机动和策略。

此外,将网络战工具集成到这些无人机中可以使它们破坏敌人的通信和防御,从而进一步提高其有效性。自主性、智能和火力的结合使这种配备人工智能的无人机的愿景成为任何防御系统的巨大挑战。

随着技术的进步,伦理和法律考虑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度自主无人机的部署引发了关于问责制、意外附带损害的可能性以及自主武器系统军备竞赛风险的问题。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国际合作和制定强有力的监管框架,以确保人工智能在战争中的使用仍然处于人类的监督之下,并遵守国际法。

配备人工智能的无人机的发展代表了战争性质的重大转变,协作式人工智能无人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能力。未来最危险的无人机可能是那些能够自主运行、适应不断变化的情况并与其他无人机执行协调战略的无人机,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它们对敌方防御的可见性。

3.4 乌克兰对注入人工智能的低端无人机的使用:现代战争的关键时刻

乌克兰持续的冲突已成为现代战争领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展示了注入人工智能的低端无人机的关键作用。乌克兰总统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宣布,乌克兰的目标是在2024年为其军队生产100万架无人机,这突显了该国对利用这些先进技术的承诺。这一举措凸显了克服官僚主义和后勤挑战的迫切需要,以确保无人机在战场上的有效部署。

乌克兰无人机战争的升级具有里程碑意义,将无人机从一项新兴技术转变为军事战略的关键要素。这场冲突凸显了人工智能在增强无人机能力方面的巨大潜力,使它们在检测、分类和打击目标方面更加自主和有效。将先进的自动目标识别(ATR)技术集成到这些无人机中,标志着战争战术的深刻转变,朝着能够塑造冲突进程的更加自主和智能的系统迈进。

乌克兰的人工智能驱动的无人机正在使冲突对敌对势力更加致命,这表明这些技术对战场产生了切实的影响。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抵消干扰和增强无人机自主性的努力表明了正在采用的创新方法。像 Twist Robotics 这样的公司处于开发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最前沿,这些解决方案使无人机即使在信号中断的情况下也能继续执行任务,展示了现代战争的动态本质,技术不断发展以应对新出现的挑战。

这场战争实际上已成为人工智能战争的活实验室,在实时战斗情况下测试和完善人工智能增强系统的使用。从空中系统到自主船只和水下无人机,这场冲突展示了未来战争越来越网络化和数据驱动的场景。人工智能在战场上广泛使用数据分析正在重塑情报收集,提供以前无法实现的战略和战术优势。

人工智能驱动的无人机的出现,如“猎隼侦察兵”,进一步体现了乌克兰对技术的创新使用。这些自主机器可以识别和攻击各种军事目标,展示了正在开发和部署的先进能力。这些无人机与乌克兰的情报系统相结合,代表了在作战行动中实现更高效、更致命的“杀伤链”的重大飞跃,标志着自主武器发挥关键作用的战争新时代。

随着乌克兰继续推动无人机战争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些发展对全球的影响是深远的。这场冲突不仅考验了当前军事技术的局限性,也为未来的战争奠定了基础,自主和注入人工智能的系统可能占据主导地位。各国和政策制定者面临的挑战是适应这些快速变化,认识到冲突和安全的未来将与无人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进步错综复杂地联系在一起。

4 “切除缆绳”改变游戏规则:现代战争中自主无人机的演变

随着自主无人机的出现,现代战争的格局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标志着军事技术的关键发展。能够在战场上动态作战的无人机的出现使精确制导和对峙打击扩散化,使更广泛的参与者能够使用复杂的战争工具。这些发展彻底改变了监视和侦察,引入了收集和分析战场数据的创新方法。

这一演变的一个关键里程碑是向将人类从控制回路中移除的过渡,这开辟了广阔的可能性和担忧的前沿。传统的人机交互 (MITL) 控制虽然确保了人工监督,但限制了无人机的操作能力,尤其是在远距离与动态目标交战时。配备先进传感器和人工智能驱动硬件和软件的自主无人机可以独立选择和攻击目标,从而克服这些限制。

自主蜂群无人机的使用代表了战争的新面貌,凸显了人工智能对军事战略的深远影响。这些无人机协同工作,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对不断变化的战场条件做出快速反应。其影响超出了战术优势,因为自主蜂群也带来了战略和道德挑战。将人工智能集成到无人机中,增强了它们在情报收集、监视和精确打击方面的效率,让我们得以一窥未来战争,技术优势直接转化为战略优势。

然而,自主无人机的部署引发了重大的法律和伦理问题,特别是在遵守国际人道法以及必要性、相称性、歧视和预防原则方面。围绕致命自主武器系统(LAWS)监管的持续讨论和辩论凸显了确保未来无人机袭击符合既定法律框架的复杂性。大国对规范LAWS的新条约的抵制凸显了在自主战争技术治理方面达成国际共识的挑战。

无人机蜂群的概念和人工智能辅助自主无人机的发展,例如美国和英国在航空母舰上测试大型远程无人机,反映了军事应用的创新轨迹。这些发展凸显了无人机“边学边学”的潜力,在整个舰队中分享战术见解,甚至牺牲自己来保护有人驾驶战斗机。反无人机技术的进步和无人机群在乌克兰等冲突地区的战略部署说明了无人机战争的动态变化,其中数量和集体行动的能力提高了作战效率。

5 同形式,新功能:现代战争中自主无人机的演变

在无人机技术快速发展的推动下,现代战争领域正在经历重大变革。这一转变的最前沿是自主无人机的引入,例如远程神风敢死队无人机,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军事行动的动态。这些事态发展标志着对传统战争战术的背离,既提供了战略优势,也给全世界的军事战略家带来了新的挑战。

至 2024 年,美国空军将加快其自主飞行实验,计划整合无人机僚机,即协作战斗机 (CCA),与 F-35 等有人驾驶战斗机并肩作战。这些CCA旨在执行各种任务,从打击目标到进行监视,而无需直接的人为控制。该计划旨在将机队扩大到最初预计的 1,000 架无人机之外,这凸显了军事行动中对自主系统的日益依赖。

土耳其制造的Bayraktar TB2和伊朗设计的Shahed-136无人机等大众市场军用无人机的影响是深远的。这些无人机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各个冲突地区证明了它们的有效性,它们已被用于进行精确打击和情报收集。特别是 Shahed-136 无人机,已被俄罗斯用于针对乌克兰平民的恐怖行动,展示了无人机自主操作和瞄准固定点的能力。尽管成本相对较低,但部署此类无人机的经济和战略意义是巨大的,特别是考虑到使用更昂贵的导弹系统拦截这些无人机的成本差异。

自主蜂群无人机的兴起代表了战争的新时代,有可能通过使用高度协调和高效的无人机群来重新定义军事战略。这些无人机在人工智能和太空技术的增强下,可以对不断变化的战场条件做出动态反应,并对潜在的侵略行为构成强大的威慑。在最近的冲突中,例如在乌克兰,自主无人机的部署为了解其变革潜力提供了宝贵的见解,强调了向更灵活和更具成本效益的军事技术的转变。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与白鹳(White Stork)一起涉足人工智能驱动的军事技术,体现了该领域的前沿发展。White Stork的目标是大规模生产能够自主视觉瞄准的人工智能“神风敢死队”无人机,此举可能会显着改变军事技术和作战策略的格局。施密特对国防技术的参与,加上他对乌克兰工厂和试验场的广泛参观,表明了他对通过创新提高军事能力的坚定承诺。

6 学会杀伤:具有致命精度的自主无人机的兴起

军事领域正处于一个变革时代的边缘,其特点是能够以前所未有的精度执行任务的自主无人机的快速集成。这些先进的系统利用最新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正在重塑战争的本质,引入曾经是科幻小说领域的能力。

2024年,美国空军将升级其自主技术的实验,计划对无人机僚机或协作战斗机(CCA)进行飞行测试,这些飞机旨在配合F-35等有人驾驶战斗机。这些无人机将发挥各种作用,从监视到打击目标,体现向更加自动化的战场的转变。这项名为“毒液计划”的计划旨在将自主软件集成到F-16战斗机中,为战斗中队内CCA的无缝运行奠定基础。

促进这一飞跃的技术进步不仅限于美国,全球军事努力正在挑战极限,翼龙-3和Bayraktar Kizilelma等无人机在自主能力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些无人机能够携带大量有效载荷并自主执行复杂的任务,这标志着向可以独立于人类直接控制运行的无人机的转变。

这一演变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在各种自主系统中的应用,包括涉及XQ-58A Valkyrie无人机的著名Valkyrie项目。该项目展示了无人机在人类飞行员的监督下自主进行侦察和参与战斗的潜力。这些发展表明,在未来,无人机不仅是辅助工具,而且是军事战略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能够适应动态的战斗环境。

然而,这些自主系统的出现引发了深刻的伦理和战略问题。传统上由人类操作员负责的决策过程正逐渐转移到算法上,因此有必要对自主战争的道德影响进行严格的审查。随着人工智能驱动的无人机在战场上变得越来越普遍,人类和机器决策之间的区别变得越来越模糊,促使人们重新评估当前的军事实践和政策。

随着世界进入这个新的战争时代,自主无人机的集成有望重新定义作战策略,提供无与伦比的机遇和挑战。无人机技术的进步不仅增强了军事能力,而且需要对无人机的部署采取深思熟虑的方法,确保道德考虑处于这一技术飞跃的最前沿。

7 一个更艰巨的目标:反自主无人机的挑战

自主无人机的兴起代表了军事参与和国内安全范式的重大转变。这些无人机不受人类直接监督的限制,能够独立开展行动,对全球国防战略提出了微妙的挑战。

美国立法者最近的讨论加剧了人们对五角大楼有效应对无人机威胁能力的担忧。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个两党小组在约旦发生袭击事件导致三名美军死亡后,对当前反无人机技术的充分性提出了质疑。越来越多的人呼吁改善部队保护措施,并迅速购买先进的反无人机系统,以应对无人系统带来的不断变化的威胁,尤其是在过去三年中发生了近200起袭击事件之后。

美国军方正在积极努力加强其反无人机训练和能力。在锡尔堡建立联合反无人机系统大学是让所有部门的作战人员做好准备以识别、报告和应对无人机威胁的关键一步。这一举措是将反无人机系统训练纳入各种演习和作战协议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重点是当今和未来的威胁。

此外,五角大楼的反无人机办公室正准备在 2024 年 6 月进行演示,重点是消灭成群的无人驾驶飞机。预计该演示将探索一种利用电子战能力、高功率微波和动能拦截器的分层防御方法。该办公室已经进行了几次演示,旨在改进低抵押拦截器并评估用于反无人机系统操作的高功率微波系统。

美国空军也在推进计划在2024年测试无人机僚机的自主飞行能力。这些协作战斗机旨在与有人驾驶战斗机并肩作战,代表了将自主系统整合到日常军事行动中的转变。该计划与“毒液计划”一起,旨在探索自主飞行的潜在好处,并制定将这些系统纳入中队战略的策略。

美国海军为海上作战部署自主蜂群无人机的努力进一步凸显了军方对无人系统的承诺。生产就绪、廉价的海上远征 (PRIME) 计划旨在部署能够在有争议的水域自主作战的小型无人水面车辆 (sUSV),这标志着海军能力的重大进步。

这些发展凸显了应对自主无人机防御复杂挑战的多方面方法。随着这些系统在现代战争和国内安全场景中变得越来越普遍,创新防御解决方案的必要性从未如此明确。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加上向自主行动的战略转变,需要采取积极主动的动态响应,以确保在不断变化的威胁环境中的安全。

8 伦理大辩论:自主无人机在战争中的兴起

自主无人机在战争中的兴起引发了一场复杂的道德和伦理辩论,挑战了既定规范,并引发了对监管框架的呼吁。这场辩论包括技术进步与国际人道法原则之间的平衡、人类监督的必要性,以及部署无需人工干预即可运行的致命自主武器系统(LAWS)的影响。

由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领导的联合国一直是这些讨论的重要平台。一项关于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以禁止缺乏有意义的人为控制的法律的提案强调了在国际法律框架内应对这些挑战的紧迫性。然而,美国、俄罗斯等大国认为,现有的国际人道法法规已经足够,这表明在如何处理这些技术的治理方面存在分歧。

道德问题不仅限于遵守法律,还延伸到战争的本质。自主武器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冲突的动态,引发人们对区分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的能力以及在激烈的战斗中做出相称决定的能力的质疑。这些系统以不可预测或超出其编程范围的方式运行的可能性增加了一层风险,引发了对自主交互引起的军事版“闪电崩溃”的担忧。

来自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等机构的专家对这场辩论进行了权衡,强调了道德考虑和法律义务的重要性。他们认为,虽然LAWS可能提供操作优势,例如降低人类在压力下犯下战争罪的风险,但机器缺乏同理心和道德判断力会带来重大的道德困境。

围绕LAWS的对话还涉及战时法原则或战争中的正义原则,特别是关于区分和相称原则。对算法进行目标选择的依赖令人担忧,人们担心LAWS在复杂环境中准确区分战斗员和平民的能力,这可能导致不可接受的附带损害和平民伤亡。

随着世界努力应对这些新兴技术,人们的共识倾向于保持人类对致命决策过程一定程度控制的必要性。这不仅确保了对国际法的遵守,而且在战争中保留了道德指南针,这是纯粹的自治系统可能缺乏的一个方面。正在进行的辩论和拟议的监管措施反映了一种集体努力,以驾驭LAWS所呈现的道德雷区,旨在维护人道主义原则,即使战争的性质随着技术进步而演变。

参考来源:debuglies

成为VIP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32

相关内容

人工智能在军事中可用于多项任务,例如目标识别、大数据处理、作战系统、网络安全、后勤运输、战争医疗、威胁和安全监测以及战斗模拟和训练。
俄乌冲突中无人机战争如何改变冲突局势
专知会员服务
51+阅读 · 4月6日
直升机与无人机协同作战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48+阅读 · 1月29日
军用无人机技术在现代战争中的未来
专知会员服务
32+阅读 · 1月21日
军事人工智能风险:致命自主武器
专知会员服务
58+阅读 · 2023年9月27日
美军反无人机作战现状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135+阅读 · 2023年8月24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及其关键技术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182+阅读 · 2023年5月1日
人工智能军事化与全球战略稳定
专知会员服务
40+阅读 · 2023年3月3日
无人机视角下的目标检测研究进展
专知会员服务
105+阅读 · 2023年1月22日
机器学习的 7 个关键军事应用
专知会员服务
277+阅读 · 2022年4月24日
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思考
专知
32+阅读 · 2022年6月11日
有关军事人机混合智能的再再思考
人工智能学家
16+阅读 · 2019年6月23日
国外有人/无人平台协同作战概述
无人机
96+阅读 · 2019年5月28日
反无人机技术的方法与难点
无人机
16+阅读 · 2019年4月30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技术与多智能体系统理论
无人机
31+阅读 · 2019年1月27日
无人机集群对抗研究的关键问题
无人机
51+阅读 · 2018年9月16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概念研究
无人机
45+阅读 · 2018年7月9日
进攻机动作战中的机器人集群
无人机
20+阅读 · 2017年12月4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5+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2+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Arxiv
145+阅读 · 2023年4月20日
A Survey of Large Language Models
Arxiv
362+阅读 · 2023年3月31日
Arxiv
60+阅读 · 2023年3月26日
Arxiv
130+阅读 · 2023年3月24日
Arxiv
19+阅读 · 2023年3月17日
VIP会员
相关VIP内容
俄乌冲突中无人机战争如何改变冲突局势
专知会员服务
51+阅读 · 4月6日
直升机与无人机协同作战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48+阅读 · 1月29日
军用无人机技术在现代战争中的未来
专知会员服务
32+阅读 · 1月21日
军事人工智能风险:致命自主武器
专知会员服务
58+阅读 · 2023年9月27日
美军反无人机作战现状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135+阅读 · 2023年8月24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及其关键技术研究
专知会员服务
182+阅读 · 2023年5月1日
人工智能军事化与全球战略稳定
专知会员服务
40+阅读 · 2023年3月3日
无人机视角下的目标检测研究进展
专知会员服务
105+阅读 · 2023年1月22日
机器学习的 7 个关键军事应用
专知会员服务
277+阅读 · 2022年4月24日
相关资讯
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思考
专知
32+阅读 · 2022年6月11日
有关军事人机混合智能的再再思考
人工智能学家
16+阅读 · 2019年6月23日
国外有人/无人平台协同作战概述
无人机
96+阅读 · 2019年5月28日
反无人机技术的方法与难点
无人机
16+阅读 · 2019年4月30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技术与多智能体系统理论
无人机
31+阅读 · 2019年1月27日
无人机集群对抗研究的关键问题
无人机
51+阅读 · 2018年9月16日
无人机蜂群作战概念研究
无人机
45+阅读 · 2018年7月9日
进攻机动作战中的机器人集群
无人机
20+阅读 · 2017年12月4日
相关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5+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2+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微信扫码咨询专知VIP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