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系统(UAS)的发展及其在作战行动中的应用代表着战争模式的转变。自 20 世纪末以来,无人机系统一直被用于情报搜集和精确打击,但传统武装部队一直认为无人机系统不适合大规模作战行动(LSCO),而且过于脆弱。最近的冲突证明情况恰恰相反。这些冲突还表明,无视战场上无人机系统威胁的部队将无可挽回地面临失败。通过三个案例研究(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中东和利比亚),本专著将强调无人机系统威胁对联合作战模式的严峻挑战。然而,如果部队具有凝聚力、训练有素、组织有序,能够保护自己免受这种威胁,并采取积极主动的方法应对这种威胁,那么这种作战方式在无人机环境下仍然适用。此外,最近发生的涉及使用无人机的冲突重新唤起并强调了不同部门之间,甚至部队不同领域组成部分之间必要的合作精神,并强调了这种方法的重要性。最后,无人机并没有改变战争的性质。相反,无人机加强了战争的政治性,因为无人机的使用直接影响到面对无人机的交战方的决策。

时间是 2040 年。法国陆军正以一个师的兵力投入到一次大规模、全域、作战行动(LSCO)中,以应对同行的威胁。这支部队正在对行动区内威胁法国国家利益的一个地区势力实施联合强行进入行动。美国向法国提供了防空能力,以确保部队的机动自由。在联合部队成功突破反进入/区域封锁(A2AD)保护后,该师的侦察梯队完全由无人驾驶车辆组成。这个无人驾驶的第一梯队旅使指挥官能够在不与滞留在后方的轻步兵部队交战的情况下进行侦察。由于无人机在战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装甲单元被认为过于脆弱,坦克或步兵战车因被认为过于昂贵而退役,无法在作战环境中保持相关性。由于敌方强大的 A2AD 网络,并根据总参谋长的建议,法国总统选择不部署有人驾驶飞机,因为损失一架飞机在财政成本和公众舆论方面都将是灾难性的。因此,空中部分完全由武装无人机组成,它们具有强大的持久打击能力,而无需冒有人驾驶飞机的风险。以前的师系统,包括重型和轻型装甲旅战斗队、一个师侦察营以及完全由人员组成的情报、火力和维持辅助部队,已经被放弃,因为它太重太脆弱,不够灵活,无法在大量使用无人资产的作战环境中取得胜利。现在的新师是由搭载在轻型装甲车上的轻步兵单元和无人机组合而成。该单元在强大的防空系统保护伞下开展行动,既能防护有人或无人飞机,又能依靠动能和非动能资产。该师拥有轻型车辆,易于部署;拥有无人机,机动性强;拥有强大的防空层,生存能力强。

一种新的作战方式已经形成,传统的联合兵种机动方式已被历史尘封。无人机取代了传统的情报和火力资产,将两者结合在一个平台上。由于无人机能够在战场上的任何地方开展行动,它们证明了装甲和机械化单元的无用性,因为它们很容易成为无人机的目标。无人机可以飞越敌方领土,瞄准雷达、指挥所或后勤节点。它们在战场纵深的行动会扰乱敌军的阵脚,摧毁其战斗意志。因此,配合无人机行动的唯一部队是轻步兵,以占领地面并确保持久的胜利。

未来几十年,联合作战是否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无人机是否代表着战争性质的最终改变?无人机能否仅靠自身力量赢得冲突并限制地面部队的投入?通过对近期冲突的研究,如 2020 年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近期中东地区圣战组织与常规部队(美国、俄罗斯或欧洲)之间的冲突以及 2019 年和 2020 年的利比亚战争,这些冲突都显示了无人机的广泛应用,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冲突显示了使用无人机所带来的潜力,以及从 20 世纪战争演变中继承下来并延续到 21 世纪初的常规联合武器方法的局限性。使用装甲和机械化编队的传统联合作战方法的交战方在面对无人机攻击时遇到了困难,因为无人机的攻击会在战争的战术、作战或战略层面上削弱指挥官的能力。无人机为其使用者提供了非对称优势:通过使防空系统饱和、永久占据天空、通过摄像头捕捉可能造成的高伤亡以及在社交网络上播放宣传片的影响,无人机代表了一种进入对手决策圈的新方法。

在这里,冲突的性质很重要。正如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在《必要性战争,选择性战争》(War of Necessity, War of Choice: 两次伊拉克战争回忆录》中所下的定义。在比较两场伊拉克战争时,他说:"必要的战争涉及最重要的国家利益,除了使用武力之外没有其他有前途的选择,如果要维持现状,肯定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另一方面,"选择性战争往往涉及不那么明显'重要'的利害关系或利益,以及存在可行的替代政策"。这一区分非常重要,因为它将决定使用手段的范围,限制或扩大武器的选择。在一场有选择的战争中,无人机可以提供良好的能力,给对手造成损失,并在不冒生命危险或昂贵的物资损失的情况下达到目标。由于其无人驾驶的性质,无人机为其使用者提供了可扩展和创造性的选择,而不会受到使用有人驾驶飞机固有的技术、战术甚至政治限制的阻碍。在迫不得已的战争中,它们可以通过瞄准防空网络、后勤节点、指挥所或机动单元,作为力量倍增器来削弱对手的军事力量。

20 世纪,交战国陆军提出了联合作战的概念。一战结束后,法国开始实施坦克、步兵和炮兵协同作战。在战时,这一概念继续发展,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得到所有交战国空军的整合。冲突结束后,面对作战环境的变化、原子武器的威胁或反叛乱战斗,这一概念得到了完善,但总体上仍具有现实意义。根据美国的条令定义,联合作战是 "同步和同时使用各种武器,以达到比单独或依次使用每种武器更大的效果"。这种方法的优势在于使不同的作战功能能够弥补其他功能的不足。通过这种合作,作战功能构成了一个强大的作战系统。

上述每一次冲突都对联合作战方法提出了挑战,迫使领导人修改作战方法。今天,无人机的威胁是对联合作战模式的严峻挑战。然而,在无人机环境下,如果部队具有凝聚力,训练有素,组织有序,不仅有能力保护自己免受威胁,还能采取积极主动的方法应对威胁,那么这种作战方式仍然适用。此外,最近发生的涉及使用无人机的冲突重新唤起并强调了不同部门之间,甚至部队不同领域组成部分之间必要的合作精神,并强调了这种方法的重要性。最后,无人机并没有改变战争的性质。相反,它们加强了战争的政治性质,因为它们的使用直接影响到面对它们的交战方的决策。

在为潜在的高强度冲突做准备的背景下,这个问题与西欧或美国陆军等行为体高度相关,因为自冷战结束以来,这些行为体一直在相对舒适的环境下作战,拥有无可争议的空中优势。在此期间,西方军队面对的敌人不具备造成大量伤亡的能力或技能。因此,他们不会像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中那样,面临意味着友军大量损失而导致决策瘫痪的重大致命僵局。

无人机也被称为 "无人驾驶航空系统"(UAS),指的是在没有任何飞行员的情况下自主或远程操作的任何飞机。无人机系统由三个关键部分组成:

  • 无人驾驶飞行器(UAV)、
  • 远程控制飞行器的操作员、
  • 连接前两个部分的指挥和控制系统(C2)。

最初,无人机是在不装备武器的情况下运行的,但最终还是装备了武器。如今,闲逛弹药是武装无人机的最后演变。据无人机研究中心的丹-格廷格和阿瑟-霍兰-米歇尔称,"它们的设计目的是用爆炸弹头攻击视线以外的地面目标"。悬停弹药将在战场上空飞行,跟踪潜在目标并最终将其击落。简而言之,这种弹药就是自杀式无人机。在本研究中,无人机系统和无人机的表述将不加区分地使用。

本专著将介绍三个案例研究:第一个案例研究将侧重于 2020 年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以及亚美尼亚人无力应对无人机威胁所造成的后果:由于阿塞拜疆凭借无人机和闲逛弹药获得了空中优势,亚美尼亚领导层被削弱,被迫承认失败,同时在战场上面临重大损失。第二个案例研究将考虑非国家行为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使用无人机打击常规对手的情况。尽管战术成功与否参差不齐,但无人机使用者能够让对手怀疑自己的实力,并在敌人的母国制造恐慌。反伊斯兰国联盟成员通过加强联合武器合作和窒息恐怖分子的无人机制造网络,成功地保护了自己的部队。最后,第三个案例研究的重点是利比亚的无人机。利比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行动区,表明无人机构成了新的廉价版空中力量。然而,在利比亚,无人机并不足以在战场上强制决策;要赢得长期决策,就必须与地面装甲和机械化单元合作。仅靠无人机的部队无法保持战术优势,也无法实现战略目标。从作战角度看,利比亚案例研究强调,无人机的使用加强而非彻底改变了联合和联合武器合作的精神。无人机是战争方式范式的转变。它迫使军事领导人改变作战方式和作战方法。然而,这还不是一场军事革命。跨领域合作能够在面对这一威胁时扭转局势。

成为VIP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25

相关内容

人工智能在军事中可用于多项任务,例如目标识别、大数据处理、作战系统、网络安全、后勤运输、战争医疗、威胁和安全监测以及战斗模拟和训练。
《第五代空战管理》44页报告
专知会员服务
66+阅读 · 2月4日
《分布式海战中的无人系统》133页报告
专知会员服务
163+阅读 · 2023年9月20日
《俄乌战争中俄罗斯使用的无人机系统》2023最新58页报告
《美国陆军多域作战机动概念(2028-2040年)》93页PDF
专知会员服务
234+阅读 · 2022年10月8日
《 美国国防部:反小​​型无人机系统战略》38页报告
专知会员服务
226+阅读 · 2022年8月12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4+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4+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Arxiv
145+阅读 · 2023年4月20日
A Survey of Large Language Models
Arxiv
362+阅读 · 2023年3月31日
Arxiv
19+阅读 · 2023年3月17日
Augmentation for small object detection
Arxiv
11+阅读 · 2019年2月19日
VIP会员
相关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4+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4+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微信扫码咨询专知VIP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