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mitry Filipoff

系列介绍

"为什么要研究战术?它是实际运用战斗力的艺术和科学的总和。它是我们职业的灵魂"。阿瑟-K-塞布罗夫斯基海军中将为小韦恩-P-休斯上校所著《舰队战术》第二版撰写的前言。

在西太平洋,美国海军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反舰火力阵列。海军正试图发展其能力和理论,以应对这一挑战并改变未来的海战。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海军将分布式海上作战概念(DMO)作为其发展和相关性的核心,海军作战部长将 DMO 描述为 "海军的基础作战概念"。DMO 可以在指导美国海军的发展以及未来几年的作战方式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

不过,虽然 DMO 比其他最新的海军作战概念持续时间更长,但它仍然相对较新,在实际执行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DMO 对海军究竟意味着什么,它与当前的海军行动有何不同,分布式部队如何在海上作战?本系列将重点讨论这些问题,并为 DMO 如何改变美国海军并应用于现代海战提出作战愿景。

第 1 章将重点定义 DMO 概念,并说明分布式作战的核心框架。

第 2 章将重点讨论美国海军反舰导弹的不足及其对集结火力的影响。

第 3 章将重点介绍集结火力和现代舰队战术。

第 4 章将重点讨论武器耗尽和最后一击的动态。

第 5 章将重点介绍导弹齐射模式及其战术影响。

第 6 章将重点讨论分布式作战中平台类型的优缺点。

第 7 章将重点讨论为分布式作战改造航空母舰的作用。

第 8 章将重点讨论中国大规模火力打击分布式海军力量的能力。

第 9 章将重点讨论 DMO 对部队结构的影响。

第 10 章将重点讨论彰显 DMO 的部队发展重点领域。

本系列将主要关注美国海军如何应用 DMO 和大规模火力,但这一概念的重要基础也适用于其他军种和军队。在关键方面,中国军队远比美国海军更接近实现DMO和大规模火力的潜力。本文所分析的内容不仅适用于美国海军如何利用 DMO 打击对手,也适用于对手如何利用 DMO 击败美国海军。

为什么要定义作战概念?

作战概念有多种含义。它们可以高的作战目标、尖端的能力和异常复杂的战术。公开的定义可能具有广泛的原则和模糊的要点,但实质内容却很少。有意义的具体内容可能被归入迷宫般的机密世界,这很难保证实际效用或整个部队的理解。一个官方概念所暗示的未来作战的组织和思想一致性可能超过实际情况。

作战概念可能会被滥用,只不过是为先入为主的利益服务的举措上的保险杠贴纸。有些概念更多的是政治和营销手段,而不是真正的变革推动者,例如充当预算战斗武器,而不是真正改革或作战创新的驱动力。近几十年来,各种以网络为中心的海军作战概念迅速兴起又迅速衰落,这表明人们对什么是理想的或可持续的缺乏明确认识。这种昙花一现的概念定期出现,使一种曾经似乎闪烁着变革希望的思维流派,往往沦为陈旧的通用概念。

然而,作战概念是绝对必要的。军队必须对其打算如何作战和竞争的总体框架有一个愿景。需要通过概念将各种能力和战术结合成一个有意识的整体,而不是让单个要素产生脱节的作战设计。概念为评估部队结构的战斗力提供了整体框架,并使分析工作超越了船体数量、发射单元数量或声誉等肤浅的能力衡量标准。概念在指导部队发展以赢得独特优势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并为作战指挥官如何调整部队部署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出发点。

为了提供清晰度并防止误用,作战概念需要仔细定义和衡量期望值。可操作的一致性需要具体性。概念要求将关键效果和能力定义为优先事项,以组织重点。它们必须有具体界定的特征,使其具有独特性和演变性。作战概念要求有远见卓识,将成功更多地寄托于合理的可实现性,而不是令人惊叹的变革。研究 DMO 前景的一个关键部分是考虑它是否好得不像真的。

海军定义 DMO 的方式值得仔细评估。需要通过现代海战的基本原理来描述和评估 DMO 和分布式作战的核心原则。这些概念究竟如何创造优势?需要确定核心术语,以便对如何定义作战成功以及如何实现作战成功形成一致的理解。所有关于未来冲突的信念都反映了对战争理论和实践的隐含假设,以及哪种胜利理论更优越。需要明确这些基本假设,以承认局限性并尊重作战的基本不可预测性。

归根结底,更加清晰的认识将使这一可能决定未来海战走向的作战概念更具形态和形式。

定义DMO和核心作战术语

DMO 的出现有多种原因,其中,推动分布式作战的部分原因是防御性反应,部分原因是进攻性演变。尤其是中国拥有强大的导弹火力,这就促进了分布式作战以提高生存能力。但美国各军种的进攻性发展也在推动分布式作战。DMO 正准备驾驭各军种反舰火力的重大转变,各军种现在都开始采购武器,这将为从未装备过反舰导弹的美国军种带来强大的反舰导弹火力,包括水面战舰、潜艇、陆基航空兵和发射器。在舰队和其他军种中大规模部署这种反舰火力,将大大提升广大部队结构所构成的海上威胁,并使更多的部队能够分散到更远的距离,同时还能进行联合作战。从这个意义上说,《国防现代化条例》和总体联合作战概念是在抓住进攻机会的同时管理防御问题的一种尝试。问题是竞争对手拥有强大的导弹火力,而机遇则是反舰导弹火力在美国部队结构中的大幅扩展。

在这种情况下,海军领导层以一定的一致性传达了 DMO 概念的核心原则。这些定义为理解这一概念以及从理论理解到实际影响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出发点。这些定义还表明了海军领导层是如何认为实现 DMO 概念对确保海军未来至关重要的。海军司令部海军上将 Gilday 在国会作证时抓住了 DMO 的定义特征:

利用 "联合作战概念 "和 "分布式海上作战(DMO)"等概念,我们将从分布式部队集结海基和岸基火力。通过在所有领域调动分布式部队,我们将使对手的目标定位复杂化,利用不确定性,并实现出其不意......海军潜艇、飞机和水面舰艇将发射大规模网络化武器,以压垮对手的防御......提供一支能够有效执行这些概念的全领域舰队,对于保持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可信常规威慑力至关重要"。

在三军海上战略 "海上优势 "中,DMO 被定义为

"[一种]结合海基和陆基火力效果的[概念]......[并]利用分布、整合和机动原则,在我们选择的时间和地点集结压倒性的战斗力和效果"。

这一概念在海军领导层的更替中具有一定的一致性。海军中将吉尔代的前任理查德森上将在《维持海上优势的设计》(2019 年)中指出:

"当我们有能力从分布式和网络化资产中集结火力和效应时,我们将充分实现 DMO 固有的灵活性"。

这些对 DMO 的解释包含几个定义性特征,这些特征在海军对这一概念的公开定义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这些特征包括:分布式部队的火力集结和汇聚、使对手的目标定位和决策复杂化以及跨平台和跨领域的网络效应。

DMO 的这些要素涵盖了多种海军战术和能力。本系列报道将重点关注 DMO 的决定性特征之一--从分布式部队中集结反舰导弹火力。它将把集火这一核心战术作为分析 DMO 的组织框架。发展执行这一战术的能力对美国海军和整个美军的转型具有深远影响。它是区分 DMO 演进特征与美军当前能力的最关键特征之一。本系列丛书希望通过对这一核心战术的关注,使这一概念如何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变得更加具体精确和切实可行。

火力集结的概念同样适用于部队如何威胁防御良好的陆地目标。无论目标或攻击部队是在陆地还是海上,高端战争的一个核心作战挑战是如何集结足够的导弹火力,以突破强大的防空体系并取得效果。对于美军和美国海军来说,利用分布式部队对陆地目标发动大规模火力打击也是一种比反舰火力发达得多的能力。

描述这些火力的术语包括大规模、联合或聚合。分布式部队希望将其导弹发射组合起来,形成大规模火力。这些礼花弹相互组合并聚合成更大的礼花弹,聚合一词的意思是 "收集或聚集成一个群体或整体"。集束火力是单个导弹和礼花弹,其目的是增加主要集束礼花弹的总体数量。这里的 "聚合 "主要是指如何组合火力,而 "聚合潜力 "则是指不同类型的平台和有效载荷提供助燃火力的能力。

与集束火力不同,独立火力是指从单个单位、成套部队或部队集结地发射的独立炮弹。独立火力仍可能具有相当大的火力规模和火力体积。但独立火力并不期望或打算与外部非组织部队的火力相结合。

压倒性火力是聚合的目标,它通过聚集足够的火力来实现这一目标。贡献火力通过聚集在一起来增加火力,直到火力足以压倒一切。部队正试图集结足够的导弹火力来突破强大的导弹防御,一旦突破,就能获得足够的命中率,从而达到预期效果。

"压倒性 "一词仍可描述远远超出必要的火力。因此,"压倒性 "目标的具体目标可理解为集结所需的最低火力,以便有把握地突破防御门槛,然后取得足够的命中率。远远超出这些临界值的压倒性火力被称为 "过度杀伤",这种情况可能难以预测,但鉴于其中涉及的自然作战动态,例如仅一枚导弹的命中就足以轻易使一艘战舰失去战斗力,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

用导弹压制目标的能力主要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火力。这是一个核心假设,因为防御系统的压倒性优势不在于单纯的火力,而在于先进的能力。特定的能力可以提高导弹发现和辨别目标的能力,同时增强穿透防御的能力。高超音速武器因其速度和飞行剖面而更难防御。外部能力和战术,如干扰和欺骗,也可以成为导弹齐射的威力倍增器。但是,即使高端武器和增效战术会降低防御效果,这些武器仍可能以礼花弹的形式发射,因为预计有效载荷仍会有一定程度的损耗。现代战舰的防御系统相对密集,由多层次、多种类的能力组成,这表明即使是高端武器和战术,火力密集仍有其作用。

在现代海战史上,大型反舰导弹礼炮确实从未出现过,尽管这种能力已经存在了半个多世纪,被击沉的军舰也不计其数。无论是 "莫斯科 "号、"谢菲尔德 "号还是 "斯塔克 "号,军舰被反舰导弹击中的历史主要是态势感知能力差和船员准备不足的历史。1973 年阿以战争中的海军导弹对决中,虽然也有准备充分的军舰,但主要是小规模战斗机之间的小规模炮击。在 "沙漠风暴 "行动或 2016 年红海海战中,向军舰发射的礼花弹也只有极少数导弹,却没有造成任何命中。

图:1987年5月17日,美国海军斯塔克号导弹护卫舰(FFG-31)被一枚伊拉克发射的飞鱼导弹击中后向左舷倾斜的左舷视图。(美国海军照片)

迄今为止,所有军舰被导弹攻击的历史经验,无论成功与否,都是由极小的火力组成的。尽管如此,几十年来,高端海军能力的设计长期以来一直以发射和击败远大于迄今为止历史经验的导弹火力为前提。这并不是说海军能力的设计可能被严重误导。相反,导致大规模海军导弹交火的历史条件尚未显现。但这些能力和环境的轮廓在今天已清晰可见。因此,本系列假设现代海军部队在高端作战中的大部分战斗力将继续取决于其发射和击溃大量导弹火力的能力。它还假定舰员、平台和能力将在很大程度上发挥预期作用,这是一个不能轻易作出的核心假设。

就兵力组合和地域部署而言,这里使用的分布式部队一词并不是用来描述过去几十年美国海军的分散编队。这里所说的分布式海军部队并不是指每支部队几乎都是完全独立的,作战效能主要取决于单个部队的胜利积累。相反,分布式部队是一支部队的集合体,这些部队被广泛分开,但总体上仍在关键方面采取一致行动。统一行动仍然是关键作战功能的基本要求,尤其是集结火力。正如海军中将 Jim Kilby 所描述的那样:

"分布式海上作战是由舰队指挥官控制 ESG、CSG、SAG、单个单位,这对我们来说有点不同......在一个非常简单的层面上,[分布式海上作战]是许多单位以分布式的方式,集中火力和效果"。

这补充了前任海军作战部长发布的关于需要 "掌握舰队级作战 "和 "我们的舰队设计和作战概念要求舰队成为作战中心 "的指导意见。现任海军作战部长继续强调舰队级作战的必要性,他说:"如果我们要作为一个舰队作战--我们不再仅仅作为单一的ARGs、单一的攻击群作战,而是作为一个由舰队指挥官领导的舰队作战--我们必须能够以这种方式进行训练"。

DMO 是舰队级作战的一种形式,与美国海军推进大规模海军编队密切相关。分布式海军部队是一支协调舰队,而舰队的规模要大于过去几十年中典型的海军编队,如航母打击群。

如果航母打击群是更大舰队的组成部分,那么它仍然可以是分布式部队中的适当编队。分布式不仅可以通过分散编队来实现,还可以通过增加战区内部队的总数量来实现。本系列设想的分布式部队主要由大量水面行动编队、海军航空兵、轰炸机和陆基部队组成,共同实施大规模火力打击,同时还包括其他编队和平台。该系列中的许多概念都没有一个重要的假设前提,即美国可以增派足够的部队,部署足够的平台和火力,以构成分布式威胁和大规模火力。

分布式海军作战的中心框架

DMO 是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概念,而不是以平台为中心的概念。后者要求平台紧密共处,以便集结火力,这是集中而非分布式作战。在以网络为中心的战争中,火力可以集结,而不需要发射平台本身位于同一地点。这种能力是武器射程增加和网络的产物,网络使相距甚远的部队能够远距离协调火力。以这种方式集结火力可以说是一种尝试,既能获得集中火力的好处,又不会招致集中火力的坏处。因此,分布式战争有别于所谓的集中式战争。美国海军目前将分布式作战视为优越的作战方式,这与数千年来高端海战的特点截然不同,高端海战的特点往往是高度集中的主战舰队之间的决定性冲突。需要一个框架来区分什么是分布式,什么是集中式,以及这些不同的配置如何影响优势。

什么是分布式或集中式的问题往往集中在如何安排能力密度上。这可能包括单个有效载荷、平台和部队组合的能力密度,以及如何将能力密度分散到整个部队结构或战区。起初,"分布 "的定义可能被解释为降低密度,即分布被视为向外和更广泛地扩散能力的行为。但分布本身并不意味着能力的延伸或分散。相反,这种看法往往是基于一个军种的传统兵力使用和兵力设计,以及为实现更好的分布而必须采取的方向。兵力捉襟见肘的部队当然可以通过稍微集中来实现更好的分布。

分布式的更好定义是能力分布的理想平衡。从这个意义上讲,分布式处于范围的中心(图 1)。范围的一端是集中的力量,中心是分布的力量,另一端是被延伸的力量。力量分布可以定义为能力分布过广,无法相互结合和加强,而这些能力本应是可以结合的。能力过于集中则是指能力分布过于密集,导致责任大于收益。分布意味着能力分布的理想平衡,即在过度集中和捉襟见肘这两个极端之间的一个平衡点。

图 1. 能力分布图。(作者制图)

正如下文所述,除了空间和物质因素外,分布、集中或延伸这一核心方面也适用于海军能力的许多领域。这些方面可适用于火力、时机和其他要素。每一个方面都可以单独描述导弹装载的配置方式、开火的时间顺序,或在大规模开火时将武器消耗分散到整个部队的方式。这些重复出现的主题将为描述各种作战要素的配置及其优势状态提供一个共同的参考框架。

空间因素有助于区分这些配置。就空间而言,集中意味着资产之间的重叠能力和影响范围几乎相同。分布意味着资产之间仍有相当大的能力重叠区域,但也有相当大的独立影响区域(图 2)。这两个区域会使对手的决策变得复杂,因为这些分布式资产既可以选择合并火力,也可以选择在不同的区域独立行使主动权。分布式部队之间的地理空间会模糊哪些部队构成不同的部队组合。这样,对手就不太清楚分布式部队在作战中将如何行动和相互支援,也会模糊哪些资产是主导要素,哪些是支援要素。这种分布式能力的重叠创造了更多的攻击矢量,指挥官可选择的可行方案越多,对手就越不清楚下一步的行动。

图 2. 能力分布的空间范围,每艘战舰都配备了射程相近的武器,用射程环表示。(作者制图)

能力分布有别于 "延伸","延伸"是能力分布达到极致时产生的一种脆弱性。延伸表明,部队之间的能力差距可能会被利用。兵力延伸的部队很难相互支持,也很难联合作战。指挥官必须酌情限制兵力分布,使相距甚远的部队仍能相互支援或协同作战,以支持整体作战设计。

在进攻方面,分散的部队对共同目标发起集火所需的机动量可以说明这些部队的紧张程度。与使用短程武器的部队相比,使用远程武器的部队需要的准备机动较少。与射程更远的 "战斧 "导弹相比,一支部队要联合发射 "鱼叉 "导弹所需的空间要小得多。在进攻方面,部队越是必须机动以形成重叠火力,就越是捉襟见肘,而武器射程则是确定空隙的关键限制因素。

这种分布凸显了分布式作战的一个核心悖论,也凸显了支持分布式作战的论点。为什么一支部队主动分配自己的资产和平台是有利的,而导致对手也这样做却是不利的呢?答案可能就在于这一频谱两端的区别,即一支部队的分配可能导致其对手的分配变得捉襟见肘。这一悖论也适用于决策优势,这是分布式作战取得成功的核心。集中简化了指挥与控制,但分布则使之复杂化。因此,分布式作战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人们相信,指挥和控制分布式部队的负担比指挥和控制目标部队的负担更易于管理。

集中、分布或延伸的性质并不能在各种功能中均匀地体现,尤其是进攻战和防御战。在某种能力组合方式下看似分散的配置,在另一种能力组合方式下可能会显得捉襟见肘。当部队需要相互支援时,在海战中分布式组合进攻性导弹火力要比组合防御性火力容易得多。就防御而言,即使是看似高度集中的海军编队,其防御能力也会因海战的基本动态而捉襟见肘。

由于许多雷达系统无法看穿地球的弧度,雷达地平线的限制对海防产生了强烈的孤立效应。许多反舰导弹的低空掠海飞行剖面利用了这些雷达视距限制,严格压缩了战舰防御的时间和空间。掠海飞行剖面迫使防御性交战从距离军舰仅数英里的地方开始,从而抵消了远程感知和防御性武器所提供的大部分优势(图 3)。

考虑到雷达地平线的极限通常只有 20 英里,战舰之间的相互防御将因雷达地平线动态而变得捉襟见肘,除非将距离拉近和集中到极致。舰艇如果距离足够近,可以互相帮助抵御掠海威胁,但如果距离足够集中,就可能受到同一次单发炮击的威胁,从而失去了分散火力的关键优势。考虑到来袭导弹仍有可能在数十秒内就撞击到为外部防御火力照亮导弹的军舰,像海军的 "合作交战能力 "这样的联网能力只能略微提高防御集中的可能性。虽然在某些环境条件下雷达可以绕过地平线,但这增加了交战的复杂性,并不是减轻掠海威胁的灵丹妙药。22 当掠海炮弹越过地平线,距离撞击只有几十秒时,军舰更有可能单独作战。

雷达地平线限制的可视化。(资料来源:飞机101雷达基础第1部分)

图 3. 点击展开。舰艇自卫能力三层可视化图: 雷达射程外圈、防空武器射程中圈和雷达地平线极限最内圈。(作者制图)。

即使导弹从更高的高度发起攻击,为战舰提供了更大的相互防御空间,但多艘战舰的联合防御火力也会导致武器消耗效率严重低下。如果来袭导弹穿透舰队的重叠防空区,重型自动化作战系统的预设理论很容易造成防御过度。如果多艘宙斯盾战舰条件反射地对同一枚导弹执行标准的 "射-射-看-射 "理论,那么对单个目标浪费的防空武器就会远远超过需要。相对于被击落的导弹数量,舰队弹仓的消耗速度将不成比例,而攻击者将以更有利的交换比进行作战。仅仅是防空武器弹药库的耗尽就足以让指挥官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地,并迫使舰艇退出战斗,因为他们需要长途跋涉回国重新武装。要想在多个平台上有效地消耗防御火力,尤其是对于一支集中的舰队来说,就必须实现紧密协调的网络化和自动化。然而,尽一切可能保护集结舰队的动机也会特别强烈,因为集结舰队很可能是一个主要的重心,不容有失。

三艘战舰,每艘采用每枚来袭导弹两枚拦截器的发射理论,以极低的消耗击败了一次小规模的齐射。(作者图片来自星云舰队司令部)

在海战中,与分布式相比,集中式确实具有一些优势。集中的一个显著优势是指挥和控制更简单,这在竞争激烈的电磁环境中可能被证明是无价之宝。与分布式相比,集中火力可以在对网络和通信要求较低的情况下发动进攻。集结部队的火力还可在发射后短期内聚合和集结,使炮火在形成初期就具有压倒性的威力。由于不需要后续齐射来扩大火力规模,对手先发制人摧毁后续射手的选择就会减少。不过,在形成初期就形成压倒性火力的礼花弹也能显示出明显的重心。这样,对手就有更明确、更及时的机会对齐射采取防御性反击措施,如空中力量。

相比之下,分布式部队面临的挑战更大,要确保其各种火力在目标上空形成合力。这可能需要对发射进行排序,这就为敌方在利用贡献火力形成聚合礼炮的过程中抢占先机创造了机会。但是,通过将分散部队的火力组合在一起,聚能礼炮在接近目标之前并不一定会组合成一个明显的火力群,这就使防御方的选择变得复杂。下面的图片展示了集中式和分散式舰队的礼炮如何形成压倒性威力。

一个集中的舰队发射一个大的齐射,它在发射后不久发展成一个明显的群体。(作者图片来自星云舰队司令部)

一个分布式舰队通过一个射击序列发射一个集合齐射,在到达目标前不久,贡献火力聚集成一个压倒性的群体。(作者图片来自星云舰队司令部)

分布与决策优势

与防御能力相比,集结火力的分布为进攻能力的组合提供了更多选择。火力分布的防御优势不在于促进战舰之间的相互动能支援,而在于使对手的打击决策复杂化。

当一支部队对大片海域进行监视时,它必须找到对方的海军部队,然后制定目标信息,以便进行有效射击。部队还必须决定目标是否值得打击,是否值得消耗武器。以单一兵力包(如主战舰队)的形式集结大量海军部队,可以明确显示出一个独特的重心,从而减少不确定性。这样,对手就会更放心地投入大量有限的弹药来攻击这样一个明显的重心。

分布式兵力则使这一计算变得复杂,因为它呈现的是整个作战空间的多个接触群,而不是一个明显的主体。侦察海洋的对手可能会比集中舰队更快发现分布式舰队的某些单个要素。但是,发现这些单个舰队可能还不足以让其立即发动攻击,因为它们只代表了舰队的一部分,而其他未被发现的舰队还逍遥法外。分布式舰队比集中式舰队有更多的兵力包,而更多的兵力包会给对手带来更多的杀伤链。由于被发现的部队可能需要定期跟踪和更新目标信息,以确保进攻选择的及时性和可行性,因此对手的侦察资产将因这些分散的部队包而捉襟见肘、束手束脚。在制定不断增加的目标选择菜单的同时,对手可能会受到诱惑,延长搜索信息的时间,以便建立足够的信心,为消耗数量有限的弹药确定优先次序。但是,在花时间获取更多信息与将主动权拱手让给对手之间,存在着一种内在的紧张关系,即允许分布式部队对对手的决策节奏施加压力。

虽然隐蔽性能增强分布式部队的作用,但即使分布式部队在对手的眼皮底下,分布式部队仍能发挥战斗力倍增器的作用。如果对手完全了解每个分布式资产的位置,这仍然不足以澄清意图和明确界定行动的优先次序。正如菲尔-索耶中将所说,DMO "将为海军部队带来出其不意的机会......它将给对手带来作战困境"。明确的主力部队能向对手透露的重要信息是,这支主力部队很可能是指挥官实现其意图的主要因素。这就为首先开火和先发制人地打击主力部队的行动创造了更多的机会和诱惑。

分布式部队所构成的是一个相互交错的庞大火力阵列,使对手不那么清楚分布式部队中哪些要素可能首先发起大规模射击,或哪些部队构成最紧迫的威胁。分布式火力还使确定哪些部队属于主力的外围部队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处于外围阵地或次要战区的部队仍可通过远程火力支援主力。在决定首先打击哪些分散的目标时,可能很难知道从哪里开始。

分布式作战能让部队更好地争夺主动权,并选择有效的先发制人方式,这对海战的成功尤为关键。2016 年的水面部队战略也表达了类似的分布优势,即它可以 "影响对手的决策计算","为我们的水面部队在海上分散战场[并]提供更复杂的目标问题"。

分布的一个主要驱动因素是旨在对抗远征舰队的强大陆基反舰力量的能力不断增强。这些力量可以包括反舰弹道导弹、海岸防御巡航导弹以及陆基轰炸机和空军,它们可以产生特别大的对峙火力。与远征海军部队相比,由于在本土作战,这些部队的后勤重新武装速度要快得多。陆基导弹部队尤其具有威胁性,因为它们部署了一些威力最大的远程导弹,几乎不需要任何机动就能将武器保持在战区范围内的目标射程内,而且还采用了生存能力极强的发射平台。沙漠风暴 "中猎杀飞毛腿导弹的经验很有启发性,它表明,即使竭尽全力、利用非常有利的地形和完全的制空权,也很难瞄准陆基导弹发射器。这就使得在箭射出之前摧毁射手的有利战术更加难以实施。当舰队无法通过消耗来对大范围的陆基火力构成有意义的威胁时,分布式作战就提供了一种通过使对手的打击决定复杂化来规避这种火力的方法。

未来海上战争展望

分布式海上作战可以为理解现代海战提供一个框架,并照亮其未来。虽然仍有许多未知数,但 DMO 概念为促进关于如何调整海战和将理论转化为实践的讨论提供了重要机会。大国海军将能够通过建立更清晰的海上战争愿景,在快速变化的时代确保其相关性。谁能更好地阐述和体现自己的愿景,谁就能赢得决定性的优势。美国海军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因为其竞争对手已经走在了前面。

第2章将重点讨论美国海军反舰导弹的不足及其对集结火力的影响。

成为VIP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133

相关内容

人工智能在军事中可用于多项任务,例如目标识别、大数据处理、作战系统、网络安全、后勤运输、战争医疗、威胁和安全监测以及战斗模拟和训练。
《分布式海战:决策支持》
专知会员服务
130+阅读 · 2023年8月15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Arxiv
145+阅读 · 2023年4月20日
A Survey of Large Language Models
Arxiv
362+阅读 · 2023年3月31日
Arxiv
60+阅读 · 2023年3月26日
Arxiv
130+阅读 · 2023年3月24日
VIP会员
相关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0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5+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微信扫码咨询专知VIP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