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新美国》的一份报告列出了 38 个拥有武装无人机项目的国家、28 个正在开发项目的国家和 11 个在战斗中使用过无人机的国家。在该报告发表后不到四年的时间里,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到乌克兰再到加沙,无人机在战场上的影响力迅速增长,这几乎肯定会增加各国发展武装无人机项目的兴趣。因此,现有的无人机项目可能会扩大,新的项目可能会建立,一些国家可能会加入追求和使用无人机。在无人机兴趣激增之际,全球战争正进入无人机战争的第三个时代,其特点是自主性、饱和攻击、更高的精度和射程,以及跨越陆海空的全方位无人机战争。

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多架无人机整合成无人机蜂群,通过通信和协作来实现共同目标。至少有 11 个国家宣布了无人机蜂群计划--亚美尼亚、中国、韩国和美国等。2021 年 5 月,以色列在打击哈马斯的战斗中使用了埃尔比特系统公司的 Legion-X 无人机蜂群,无人机搜索目标并向以色列国防军传递信息。

与任何证明其价值的军事系统一样,无人机蜂群技术很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扩散--甚至可能比某些高端精致武器和平台扩散得更快。但这种扩散很可能是不稳定的,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一些国家可能会将数百或数千架无人机组装成一体化、多领域的机群,也许是为了击败敌方潜艇或抵御两栖登陆。其他国家则可能满足于简单的、不携带武器的无人机蜂群,用于情报搜集和灾难应对。虽然遏制无人机蜂群扩散的方案有限,但确实存在。

无人机蜂群的扩散动态

影响蜂群扩散的形式和速度的未知因素很多--无人机蜂群在实战中的有效性如何、在哪些任务中以及建造或购买最有效无人机蜂群的要求。不过,从理论上讲,无人机蜂群几乎可以应用于任何任务。大量无人机可以搜索、压制和摧毁敌人的防空系统,为有人驾驶飞机铺平道路。蜂群尤其适合攻击运输船和登陆艇,因为它们通常防御薄弱,廉价的无人水面航行器蜂群遍布海上热点,打击水下的运输船,而无人机则打击运输船上装载的军事资产。或者,它们将扮演迫击炮的战术角色--小型空中无人机蜂群提供更远距离的打击效果,具有更强的机动性和本地情报收集能力。蜂群的用途不同,扩散动态也会不同,因为用途决定了所需的技术。

扩散还将取决于无人机蜂群的形式。由小型、同质无人飞行器组成的蜂群可能扩散得最快。简单的无人机蜂群能力并不一定很难实现。将近十年前,美国海军研究生院的一个团队利用现成的商业技术构建了一个由 50 架无人机组成的蜂群。建造或购买五十架无人机系统相对容易,虽然让它们协同工作比较困难,但未必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难--海军研究生院蜂群的无人机通过 Wi-Fi 相互通信。制造商需要确保信号不会相互干扰,建立指挥控制系统,并为人类指挥创建必要的用户界面。这一切都需要技术诀窍,但基础知识并不一定很难掌握。例如,美国国防部战略能力办公室的 Perdix 无人机蜂群就是由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系学生设计的。

简单的蜂群越来越多地商业化,尽管还没有形成相当大的规模。2024 年 2 月,俄罗斯无人机制造商 Geoscan 发布了无人机蜂群入门套件,提供 10 架四旋翼无人机,用于练习使用蜂群智能算法进行集体导航和搜索。2022 年,红猫控股公司(Red Cat Holdings)发布了一款 "4-Ship "产品,提供由六架无人机组成的预包装系统,用于自动测量和区域摄影。该系统可同时使用四架无人机系统,当其他两架无人机系统电力耗尽时,由另外两架无人机系统替换。也就是说,无人机蜂群的商业市场可能是有限的。环境监测、安全检查和灯光表演都可能受益于无人机蜂群,但它们并不一定需要无人机蜂群。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第 107 部分的规定还要求操作人员获得豁免,才能同时驾驶多架无人机,因此美国的无人机蜂群业余爱好者市场可能会很小。当然,随着越来越多的州推行无人机蜂群,它们在市场上的供应量可能会增加。2022 年 4 月,以色列埃尔比特系统公司英国分公司被选中为英国国防部提供 5 个各由 6 架无人机组成的自主蜂群。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无人机蜂群都像这些以四旋翼为主的小型商用案例那样简单。美国空军正在研制像 Kratos XQ-58 Valkyrie 这样的高精尖协同作战飞机,为 F-22 和 F-35 战斗机提供护航和支持,以实现空中优势和其他作用。据估计,每架 CCA 的造价在 2050 万美元到 2750 万美元之间,并采用了人工智能和自动控制方面的尖端技术。据报道,空军的目标是让这些无人机具备蜂群能力。同样,与小型四旋翼无人机蜂群相比,将大型多域无人机蜂群集成到专门设计的母舰上进行运输,通常需要更多的技术技能和资源来开发。建造和维持这样的蜂群还需要强大的后勤、生产和维护能力。

无人机扩散的共同制约因素必然也会制约无人机蜂群。设计有低可观测特性和雷达吸收材料的隐形无人机扩散速度会慢得多,如果它们还具有蜂群能力,扩散速度会更慢。虽然隐形会大大增加无人机的成本,降低其可攻击性,但这对某些任务来说可能是可取的。同样,需要更多资金、专业技术知识和基础设施的无人机扩散速度会更慢,而增加蜂群能力必然会增加额外的要求。正如一个独行恐怖分子可以在自家车库里制造一架简陋的固定翼无人机,但却无法制造一架翼展达 66 英尺的 MQ-9 "捕食者 "一样,资源有限的国家或许可以部署由廉价无人机组成的小型蜂群,以简陋的方式进行通信,但相对而言,只有极少数国家能够研制出技术先进、性能精湛的大型蜂群。

管理扩散

无人机蜂群的全球扩散应该是可以预见的,但具有先进能力的更复杂无人机蜂群的扩散则不会--至少不会很快。虽然无法完全控制扩散,但美国可以采取一些行动来控制无人机蜂群扩散的速度。在扩散几乎可以确定的情况下--例如,小型、同质、空中无人机蜂群--美国可能希望鼓励向伙伴和盟国扩散。如果这些蜂群有望成为未来战场上的突出特征--根据乌克兰和其他地方的观察,这正是美国期待的--那么,与盟国建立密切的伙伴关系不仅有利于开发这种蜂群,而且有利于围绕将其纳入部队结构、组织、概念和条令制定有效而负责任的做法。

然而,能够有意义地改变地区或全球力量平衡的蜂群,或者能够为对手提供比美国更多优势的蜂群,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例如,有人担心,反潜无人潜航器蜂群加上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可能会给核潜艇带来巨大风险,为斩首行动创造机会。与基本的蜂群(其扩散应该是假定的)相比,这些可能破坏稳定的蜂群需要更深思熟虑的政策关注。例如,美国可以尝试通过对具备蜂群能力的水下无人航行器实施多边出口管制来限制其扩散。至少,在分享相关技术和诀窍时应十分谨慎。而且,由于某些无人机蜂群实际上可能代表一种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际社会可能会就其扩散问题制定新的国际规范。

无人机蜂群已经出现。虽然准确预测技术发展和蜂群在全球扩散的速度和轨迹还为时尚早,但美国已在为其扩散做准备。

参考来源:美国现代战争研研究所

成为VIP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18

相关内容

人工智能在军事中可用于多项任务,例如目标识别、大数据处理、作战系统、网络安全、后勤运输、战争医疗、威胁和安全监测以及战斗模拟和训练。
战场人工智能:以色列视角
专知会员服务
36+阅读 · 4月22日
人工智能与即将到来的无人机战争
专知会员服务
65+阅读 · 3月20日
美空军寻求人工智能无人机霸主地位
专知会员服务
22+阅读 · 3月7日
俄乌战争与加以冲突:人工智能走向战场
专知会员服务
91+阅读 · 2023年11月27日
未来战争中的人工智能、无人机蜂群和升级风险
专知会员服务
40+阅读 · 2023年11月6日
战争算法:人工智能在武装冲突决策中的应用,ICRC视角
专知会员服务
90+阅读 · 2023年10月28日
人工智能与无人机战争的未来:风险与建议
专知会员服务
63+阅读 · 2023年10月6日
美国军事人工智能发展及其安全问题的思考
专知会员服务
83+阅读 · 2022年4月24日
反无人机技术的方法与难点
无人机
12+阅读 · 2019年4月30日
美国公开《无人系统综合路线图(2017-2042)》
无人机蜂群作战概念研究
无人机
44+阅读 · 2018年7月9日
进攻机动作战中的机器人集群
无人机
18+阅读 · 2017年12月4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8+阅读 · 2017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7+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Arxiv
129+阅读 · 2023年4月20日
A Survey of Large Language Models
Arxiv
319+阅读 · 2023年3月31日
Arxiv
111+阅读 · 2023年3月24日
Arxiv
14+阅读 · 2023年3月17日
VIP会员
相关VIP内容
相关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8+阅读 · 2017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7+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3+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2+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5+阅读 · 2015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微信扫码咨询专知VIP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