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陈啸/编译自:日本海上自卫队干部学校网站******【知远导读】2019年,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表了《海上施压战略》,明确了“内线外线防御作战概念”。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作为在同一地理空间中作战的军种,为了适应安全保障环境的变化以及各自开发的作战概念,定义了各自在A2/AD威胁圈内作战的“内线部队”并推动各种措施,但包括其定位、措施内容、不同点等在内的具体情况尚不明确。本文第一部分论述美国陆军的“内线部队”,第二部分论述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内线部队”,分别梳理两个军种在目前正在开发的作战概念中如何进行定位以及各自采取了什么措施。第三部分内容对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进行比较和分析,根据两者存在的不同点等推测美军“内线部队”的目标。**报告全文约14000字,篇幅所限,推送部分为节选。

****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在2019年发表了《海上施压战略》(Maritime Pressure Strategy),其中明确提出了“内线/外线防御”相结合的新型作战概念(Inside-Out Defense operational concept)。在该作战概念中,下文将要提到的“内线部队”平时在前沿部署,传递与美国安全承诺有关的可信赖信号,在发生冲突时迅速分散,在第一岛链内采取具有抗毁性的态势构建最初的防线,以此来对抗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之类的“既成事实化”攻击(fait accompli),突破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网络。在该作战概念中,**由于作为“内线部队”的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在同一个地理空间中发挥着类似的作用,因而有人提出美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应集中力量进行统一和补充,重新评估各军种的作用。**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内线部队”的目标是什么呢?本文以公布2017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以后到当前(2021年7月)的时间段作为研究的主要对象,以美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的官方文件及美国议会的调查报告等为中心进行分析。第一部分内容是介绍美国陆军的“内线部队”,第二部分是介绍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内线部队”,在梳理了对目前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各自开发的作战概念如何进行定位的基础上,分析了两个军种为了具体实现这些作战概念而采取了什么措施。在第三部分内容中,对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进行比较和分析,根据其不同点等明确“内线部队”的目标。美国陆军的“内线部队”****概要美国陆军的“内线部队”在作战概念中被如何定位?美国陆军在推进“多域作战”(MDO)概念的进程中,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TRADOC:Training Doctrine Command)在国防部发表2018年版《国防战略》之后,公布了《多域作战中的美国陆军2028》(MDO 2028)。该文件指出,陆军的目标是“融合(Convergence),旨在实现陆、海、空、太空、网络空间、电磁频谱等所有领域急速且持续的能力整合。之后,美国陆军参谋长麦康维尔(Mc Conville)在2021年3月发表了题为《美国陆军多域变革》(Army Multi-Domain Transformation)的文件。这份文件关于强化美国陆军的核心能力,使美军联合部队能够在从竞争到冲突的阶段中获胜,变革为具备适当配置和能力的多域部队,明确了变革的必要性及如何进行变革。美国陆军通过利用新的能力和在前沿的部署,在过去战区的内侧和外侧机动,扩大战区范围。“内线部队”在战区的内侧遂行作战任务,在敌对者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圈内提供可信赖的战场生存能力。另外,该文件明确了“内线部队”用语的定义,在该文件末尾总结的“用语集”中,将“内线部队”定义为“为了提供削弱区域拒止策略的可靠功能,能够在敌对者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圈内遂行持续作战、且有恢复能力的多域部队”。在“多域作战”概念方面,与清晰区分“战时”与“平时”的美国传统思维方式有很大的区别,明确提出了能够在所有阶段与敌对国家进行竞争。在低于武装冲突门槛的竞争阶段,“内线部队”确保能够提供对抗敌人导弹、远程多联装火箭、防空、网络攻击等的能力,通过展示这些能力,可以拒止敌人的“既成事实化”攻击,支援友军方面的叙事。另外,美国陆军与联合参谋部合作,通过联合作战演习、实验、场景开发等持续性的分析,使“多域作战”概念日益成熟起来。由此,“多域作战”概念能够与能力开发并行发展,并且能够与联合参谋部正在讨论的JWC(联合作战概念)保持融合性。在该分析中,也显示了“内线部队”在冲突开始前的必要性。通过处于威胁之下的“内线部队”,在危机和冲突中可以进行及时的联合火力打击和具备强韧性的指挥控制,在竞争阶段通过其前沿存在,可以向同盟国和伙伴国展示美国的决心。如上文所述,美国陆军的“内线部队”在“多域作战”概念中被定位为担负各种作用的核心部队,可以说是在麦康维尔参谋长谋求实现的陆军变革态势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作战概念。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内线部队”**概要

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在探讨如何通过在2017年与海军联合发布的《竞争环境中的濒海作战(LOCE: Littoral Operationsina Contested Environment)》概念来应对敌对者构成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威胁。LOCE概念是以在濒海地区陆上控制一方占据优势为前提的作战概念,其最终目标(ends)是“为了阻止在濒海地区的进攻,在前沿确立持续的海上拒止能力”“在敌对环境下确立海上控制”。另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被定位为LOCE下层概念的“远征前进基地作战(EABO: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 Operations)概念”中提出了“双重体制(dual posture)构想”,即组合运用能够在敌人“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圈内持久行动的“内线部队”与不得不在敌人的远程精确武器打击范围外部活动的大型水面舰艇等“外线部队”执行任务。在EABO概念中,作为“内线部队”提出的构想是装备相对小型、不花费更多的费用、不易被探测到、能够承受风险的作战平台,并且是低特征、不易被作为目标狙击、由远征型补给系统进行支援的“内线部队”(Stand-in-force)。2019年7月就任美国海军陆战队总司令的大卫·H·伯格(David H.Berger)将“内线部队”定义为“在与战术性的海军作战力量交战时,以小规模、致命性、隐蔽性、高机动、易维持等特征应对高对抗性海空作战任务的部队”。另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同一时期发表的《第38任司令官规划纲要(The 38th Commander's Intent)》中强调了其重要性,提出“其他部队要保持能够远离的距离,但海军陆战队必须提供作为能够持久存在的‘内线部队’的能力”。美国海军陆战队也认识到了在竞争阶段中“内线部队”的重要性,强调与在战斗开始后让部队进攻相比,在战斗开始前预先部署部队更加重要。2021年4月,大卫·H·伯格在美国议会举行的2022年度预算听证会上,解释了“内线部队”的必要性。伯格强调,大规模的固定基地和陆上的基础设施在敌人的远程精确攻击面前十分脆弱,并且从政治上可能实现的资源分配和该地区的态势来看,应对发挥迅速性的新威胁是不现实的,需要配备“内线部队”。除此之外,伯格还指出,海军陆战队在2020年3月发布了《面向2030年的力量规划》(Force Design 2030:FD2030),关于“内线部队”的理解和分析是用于支援EABO概念的“FD2030”的原动力,并且也反映在2021年2月公布的《EABO暂定手册》中。在第一版《EABO暂定手册》中,将“内线部队”应具备的能力定义为“为了与伙伴国合作,支援东道主国家的主权,对抗恶意行动,在发生冲突时与敌人近距离交战,允许存在风险、能够在竞争对手的武器交战圈(WEZ:Weapon Engagement Zone)内持久行动的低特征部队”。另外,除了近距离战斗之外,“内线部队”的作用还被设想为支援反潜作战,通过在重要的海峡清理水雷(sanitize),扩大在水下作战中的战略优势。在公布第一版“FD2030”一年以后,美国海军陆战队于2021年4月公布了更新版“FD2030”。其中,在以海军陆战队战斗研究所(MCWL)为主体的学习活动中,讨论了此前得到的教训应该反映到“内线部队”的观点。另外,大卫·H·伯格就关于“内线部队”表态称,“内线部队”在武装冲突门槛下的作战样式中尤其重要,对整个美军行动的贡献与发挥“内线部队”自身的杀伤性火力相比,担负侦察与反侦察任务的可能性更大。关于这一点,美国海军陆战队在2021年8月公布了“内线部队”概念,并在其中进行了详细说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内线部队”需要在海军与海军陆战队的联合“远征前进基地作战”概念中发挥各种各样的作用,并且正在作为实现大卫·H·伯格总司令的海军陆战队变革目标的概念而推动讨论。

比较与分析以下内容将总结此前论述的美国陆军“内线部队”与海军陆战队“内线部队”所采取的措施,并根据其不同点等明确“内线部队”的目标。定义美国陆军将“内线部队”定义为“提供削弱敌对者A2/AD的功能,在威胁圈内作战、可存续且具有复原能力的多域部队”。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内线部队”定义为“与同盟国等协同对抗敌对者的恶意行动,在冲突时容许存在有可能进行 近距离战斗的敌人WEZ(武器交战圈)内的风险、并且能持久作战的低特征部队”。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都将“内线部队”定义为能够在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威胁圈内持久作战的部队。****威胁认识在主要的威胁认识方面,美国陆军将被中国和俄罗斯运用新型作战样式在竞争阶段先发制人,在冲突阶段被敌对者组合多域作战力量分裂和破坏美军联合部队视为威胁,而美国海军陆战队重视中国在海上的威胁,尤其是将中国的A2/AD能力视为在海上的重要威胁。最终目标(ends美国陆军的目标是通过在竞争阶段保持优势,在冲突阶段突破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独立获得机动自由,以此对抗中国和俄罗斯的新型作战样式,赢得作战胜利。为此,美国陆军将运用“内线部队”持续控制自己的领域,发挥作为美军所有领域协同中心的作用并且达成其目的作为“ends”。与此相反,美国海军陆战队的“ends”,是“内线部队”为达成“在前沿确立持续性的海上拒止能力,遏制在濒海地区的进攻”“在敌对环境下确立海上控制”的目标发挥作用,而该“ends”也是被定位为EABO概念上层概念的LOCE概念的“ends”。作战概念美国陆军位于能够持续发挥战斗力的陆地上,试图通过“多域作战”概念起到作为全域协同中心的作用……(需要阅读完整版本的读者,可访问知远外军防务开源情报数据库(http://www.knowfar.net.cn/)或下载“知远防务”手机APP(http://www.knowfar.tech/),即可订阅全文.)

(平台编辑:黄潇潇)

成为VIP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5
0

相关内容

人工智能在军事中可用于多项任务,例如目标识别、大数据处理、作战系统、网络安全、物流运输、战争医疗、威胁和安全监测以及战斗模拟和训练。
美国陆军情报分析手册,新版174页pdf
专知会员服务
62+阅读 · 3月25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09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09年12月31日
Arxiv
48+阅读 · 1月1日
小贴士
相关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4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3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2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11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09年12月31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0+阅读 · 2009年12月31日
微信扫码咨询专知VIP会员